可以修复!</p>叶灼说可以修复!</p>听到这个回答,周进北简直就是欣喜若狂。</p>等了那么多年,终于让他等到这个结果了。</p>这下,他不用再去求那个什么威廉博士了。</p>“真的吗?”周进北接着道:“大外甥媳妇,你真的能修复这封信?”</p>叶灼微微点头,“从照片上来看的话,应该没什么问题,不过因为你没有原件,修复时间可能要长一点。舅舅,您等着用吗?”</p>“要是有原件呢?”周进北紧接着问道。</p>叶灼想了下:“有原件的话,大概需要一个星期左右。”</p>一个星期!</p>听到这个回答,周进北都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好了,他本以为叶灼会说需要三四个月左右,没想到,一个星期就行了,“太好了,这么说,一个星期之后我就能看到修复成功的信件了?”一秒记住http://</p>叶灼抬眸看向周进北,接着道:“舅舅,您有原件?”</p>“有的。”周进北忙不跌点头。</p>“那您一个星期之后就能看到了,如果运气好的话,说不定还会提前。”想修复信件不难,但是需要精密仪器,现在这个世界,很多设备都跟不上,时间方面,叶灼也不能说的太精确。</p>“大外甥媳妇谢谢你!谢谢你!”周进北现在非常激动。</p>虽然叶灼看起来并不大,可周身的气质可不是寻常人能有的,哪怕他这个长辈,站在叶灼面前,也觉得矮了一个头不止。</p>加上周进北刚刚才见识了叶灼的本事。</p>把一枚普通的腕表变成小型的笔记本电脑。</p>这本事,怕是连威廉博士都没有。</p>所以,周进北对叶灼是深信不疑的。</p>叶灼慢条斯理地将手表扣在腕上,笑着道:“等我把信封修复成功了,您再谢我也不晚。”</p>“大外甥媳妇,我相信你,你一定可以修复成功的,”周进北接着道:“明天,明天我就把原件拿过来给你!”</p>“嗯。”叶灼微微点头。</p>岑老太太好奇的道:“大舅哥,那个信对你很重要吗?”</p>“重要,非常重要,”周进北擦了擦眼睛,“它比我的命还要重要!”</p>如果没有遇到叶灼的话,他肯定会答应威廉博士的条件。</p>就算倾家荡产,他也要把遗书修复出来,还原当年那件事的真相。</p>他不能让母亲蒙受那么大的冤屈。</p>岑老太太接着道:“那信件是关于什么的?”</p>周进北道:“等修复出来,您就知道了。”</p>岑老太太点点头,也就没有再多问。</p>周湘端着果盘从里面走出来,“进北,你们聊什么呢?”</p>岑老太太刚想说话,周进北先她一步开口,“姐,没什么,就是聊聊家常话。”</p>“对对对。”听出来周进北可能不想让周湘知道这件事,岑老太太附和的点头。</p>周湘也没有多想些什么,将果盘放在茶几上,“大家吃水果,今天刚到的莲雾特别甜。”</p>岑少卿拿起个莲雾,慢条斯理的吃着。</p>叶灼抬头问道:“好吃吗?”</p>莲雾这东西,卖相非常好,红得诱人,可味道......实在是不敢恭维。</p>叶灼是个不长记性的,每次咬过一口就嫌弃的不行,可每一次看到莲雾,都会忍不住尝一口。</p>岑少卿在旁边还好,吃不完直接扔给岑少卿,岑少卿要是不在的话,她只能硬着皮头把莲雾吃光。</p>叶灼是吃过苦的,她体会过没有粮食的艰苦,所以,无论多难吃的食物,只要她咬过一口,就会坚持吃完。</p>岑少卿微微偏过头,“用你的话来说,就是在吃草。”</p>吃草?</p>“草是什么味道的?”叶灼再一次忘记了莲雾的味道。</p>岑少卿将咬了一口的莲雾递给叶灼,“你尝尝。”</p>叶灼咬了一口。</p>红色的表皮咬开之后,就是白色的果肉,水分很充足,清香中带点微甜,然后就是浓浓的青草味。</p>“还是你自己吃吧。”叶灼嫌弃的蹙眉,“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难吃的水果?”</p>“这不是挺好吃的吗?”岑少卿很快就吃完了一个莲雾。</p>叶灼朝他竖起大拇指,“不愧是吃草长大的人!”</p>岑少卿只笑不语。</p>看到这一幕,周进北觉得有些不可思议。</p>如果不是亲眼所见的话,谁会相信,冷的跟冰山一样的岑少卿,会有这么温情的一面。</p>震惊之余,周进北拿起一块雪梨塞进嘴里。</p>“进北,你不是最不喜欢吃梨吗?”周湘惊讶的道。</p>周进北这才意识到他拿的是一块梨,接着道:“这么多年过去,我的口味早就变了,姐,你还记得小时候的事呢?”</p>周湘笑着道:“原来是这样,这个雪梨是从汤山那边运过来的,听说是冰糖梨,特别甜,你多吃点。”</p>“嗯。”周进北点点头。</p>众人一边吃水果一边聊天。</p>晚上九点半,岑少卿送叶灼回去。</p>坐上驾驶座,叶灼一边系安全带,一边道:“去学校,明天我要去实验室做个实验。”‘</p>“好的。”岑少卿微微颔首,开始发动轿车。</p>叶灼靠坐在椅背上,就在这时,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黑色的小袋子,袋子里的东西看起来不大,却沉甸甸的,隔着一个袋子,实在是猜不出来,里面装着什么。</p>叶灼微微挑眉,“舅舅不会送我一块金锭吧?”</p>看着形状和分量,确实像一块金锭。</p>岑少卿双手扶着方向盘,薄唇轻启,“打开看看不就知道了。”</p>叶灼解开带子,便看到里面发出五彩的光,将东西拿出来一看,原来是一块比鸽子蛋还大的粉钻。</p>而且,是那种罕见的收藏级粉钻。</p>这就是周进北说的随便准备的礼物?</p>如果是精心准备的话,那得是什么豪华级别的东西?</p>叶灼本以为里面最多是一块金锭。</p>没想到是一块罕见的粉钻。</p>叶灼道:“舅舅出手也太大方了吧。”</p>岑少卿眉眼含笑,“你不也送了他一套衣服吗?“</p>可调节温度的衣服。</p>粉钻尚且能用钱买到。</p>可限量版的衣服,却不是说买就能买到的。</p>叶灼接着道:“这颗粉钻都可以买一屋子的衣服了。”</p>“都是一家人,不用跟他客气。”</p>叶灼有些好奇的道:“舅舅是做什么生意的?”</p>“房地产。”岑少卿道。</p>“哦。“叶灼微微颔首,接着道:“对了,你有没有问一下阿姨的脸是怎么回事?”</p>“我外公打的。”岑少卿道。</p>“你外公?”叶灼微微蹙眉。</p>“嗯。”岑少卿微微颔首,“我外公那个人自私贪婪,我妈有些愚孝,发生这样的事情并不奇怪。”</p>他们俩一个愿打一个愿挨。</p>周湘又是个扶不起来的。</p>岑少卿有心想管,也不好管。</p>闻言,叶灼没再多说些什么。</p>她不知道事情原委,还是不做出评论。</p>......</p>另一边。</p>岑家。</p>周进北去客房休息了,岑老太太来到周湘的房间。</p>周湘正在给脸涂药,“妈,这么晚了,您还不睡吗”</p>“我睡不着。”岑老太太走到周湘身边坐下来,“湘湘,你就不打算给我说说,你的脸是怎么回事吗?”</p>周湘嫁到岑家这么多年,这是第一次出现脸上带伤的事。</p>“没事,已经好了。”周湘道。</p>岑老太太接着道:“前些日子你是怎么给我保证的?你说那你以后会学会反抗,这才过去几天,你就忘记了!你这样可不行,等哪天我走了,少卿和叶子他们也没空管家,你岂不是会被他们欺负死?”</p>为了周湘,岑老太太简直操碎了心。</p>什么话都说过了,可周湘就是听不进去。</p>周湘放下药膏,笑着道:“妈,他们一个是我爸,一个是我妈,哪里会真的伤害我,而且,我向您保证,绝对不会让任何人做出侵害到灼灼和少卿的事情。”</p>所有的事情她会一个人扛着。</p>岑老太太叹了口气,“那你给我说说,他为什么打你?”</p>“没什么事,就我爸那个人脾气暴躁,一句话不对付就动手,您又不是不知道。“说到这里,周湘顿了顿,接着道:“妈,您就别担心了,我爸下手很轻的,你看现在已经看不出什么了。”</p>“你这是涂了药,要是没涂药的话,现在还肿着呢!哪有亲生父亲这么打自己的女儿的?”岑老太太皱着眉道:“也就你这么傻,任他们打骂,你看看进北,在看看你,你要是有进北一半清醒,我也不至于这么为你操心。”</p>周进北可比周湘有心眼多了。</p>一直到现在,周进北都不肯叫谢晚秋一声妈。</p>而周湘却早就改口了。</p>周湘心好,所以她把每一个人都想的很善良。</p>岑老太太接着道:“你还没有跟我说,你爸他为什么会对你动手呢!”</p>“妈,我刚刚不是说了吗?我爸那个人脾气非常暴躁,一言不合就会动手,其实没什么的。”</p>“真的?”岑老太太问道。</p>“当然是真的,要不然您以为他们是因为什么?”周湘反问。</p>可不能把真正的原因告诉岑老太太。</p>要是让岑老太太知道了真相,她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p>到时候,事情只会越闹越大,一发不可收拾。</p>现在这样,她尚且有挽回的余地。</p>岑老太太知道周湘没跟她说实话。</p>这孩子,心眼太实在了。</p>换成旁人,谁能忍受得了这样的父母?</p>可周湘能!</p>她不但能,还处处为他们说话。</p>“湘湘,”岑老太太伸手握住周湘的手,“你记住,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我都是你最坚强的后盾,如果遇到困难的话,一定要告诉我。”</p>“我知道的。”周湘点点头。</p>言尽于此,岑老太太也不好再多说些什么,“时间不早了,你早些睡。”</p>周湘点点头,“妈,您也早些睡。”</p>“我知道的。”</p>转眼就到了第二天。</p>周进北来到威廉博士的工作室。</p>车刚停好,老张就兴奋的跑到威廉博士的办公室,“威廉博士!威廉博士!”</p>威廉博士放下手中的文件,“周进北来了?”</p>老张威廉博士射出大拇指,“您可真神了!周进北已经到停车场了。”</p>威廉博士笑着道:“不用大惊小怪,我说过的,只要他向修复遗书,就必须来找我。”他是c国的顶尖专家。</p>这次来华国,就是为了征服众人的。</p>威廉博士已经定制了一套计划。</p>先是拥有周进北的所有资产,然后再利用周进北的资产,打造出一个属于他的科技之国。</p>到时候,他就是站在科技界顶端的人!</p>只要一想到这些,威廉博士的眼底就充满了亮光。</p>那样子,就好像,他已经称霸科技之国了一样。</p>老张接着道:“博士,我去外面迎迎周进北。”</p>“去吧。“威廉博士挥挥手。</p>老张来到工作室门口,前脚刚踏出工作室门口,就看到周进北走进来。</p>“周老哥,你来了。”</p>周进北看向老张,“张老弟。”</p>“快里面请,”老张做出一个请的姿势,“我就知道周老哥你一片孝心,无论付出什么,也不会放弃修复遗书的。”</p>周进北接着道:“你跟威廉博士是一伙的,接近我只是为了给我介绍威廉博士。”</p>老张也不尴尬,笑着道:“周老哥果然是聪明人,这都被你看出来了!”</p>就算周进北看出来了又能怎样呢?</p>难道周进北还会放弃修复遗书吗?</p>周进北脸上说不出个什么神色,“我早该看出来的。”</p>从一开始,老张的动机就非常不纯。</p>而他聪明一世,却糊涂一时,傻傻的跟老张交心,甚至称兄道弟。</p>老张笑着道:“其实现在看出来也还不晚的,周老哥,你别管我因为什么原因接近你,你只要知道,威廉博士能帮你修复遗书就行。”</p>毕竟,这才是周进北最终的目的。</p>两人一路走着,很快便来到威廉博士的办公室。</p>老张伸手敲门。</p>里面传来威廉博士的声音,“进来。”</p>老张推门进去,“威廉博士,周先生到了。”</p>“坐吧。“威廉博士看了眼对面的椅子。</p>周进北倾身坐下。</p>威廉博士朝老张使了个眼色。</p>老张立刻会意,拿出早就准备好的合同,“周老哥,你看看,这是合同,要是觉得没问题的话,就把字签了。”</p>周进北看了看合同,眼底全是讥诮的神色。</p>这个老张,还真把他当傻子耍。</p>合同上明确标明,威廉博士只有百分之五十的把握能修复遗书,一旦签了合同,修复计划就立即执行,一共两个月。</p>两个月之后,无论遗书能不能修复的成功,周进北的所有资产,都将全部属于威廉博士。</p>这份合同简直比霸王条款还霸王条款。</p>见周进北拿着合同,迟迟不说话,老张接着道:“周老哥,这些年,你飞了那么些国家,应该知道,目前根本就没有修复的技术,而威廉博士却有百分之五十的把握,虽然合同上说了只是百分之五十而已,其实,威廉博士是有着百分之百的把握,只是威廉博士低调,不愿意明确标注出来而已。”</p>周进北冷笑一声,“那他可很是够低调的。”</p>这种话,恐怕也就只有老张这种人能说的出来了。</p>老张没看出来周进北的嘲讽,接着道:“所以啊,周老哥,你就赶快签字吧!过了这个山,可就没这座庙了!”</p>“我的原件呢?”周进北翻了翻合同,“你们弄丢了?”</p>“放心,没弄丢,在这儿呢!”老张从口袋里拿出信封。</p>周进北接过信封,确认遗书没问题之后,从椅子上站起来,“我还有事,失陪了!”</p>“周老哥,你字还没签呢!“老张站起来道。</p>周进北回头看向老张,“谁说我要跟你们合作了?”</p>不合作了?</p>老张脸上全是不可思议的神色,“周老弟,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那不不想修复遗书,还原伯母一个清白了?”</p>“威廉博士可是唯一一个能修复遗书的人!”</p>周进北就这么看着老张,“唯一一个?威廉博士真是好大的脸!我们华国是泱泱大国,人才济济,比他更厉害的人比比皆是,只有那种鼠目寸光的井底之蛙才会说出这种可笑的话!”</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