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灼从顾德柠手中接过化验单。</p>化验结果显示,林老太太平时喝的药里面,一共有二十三种药材,其中有三味都是致瘾药材。</p>林老太太的咳嗽就是这三味药材引起的,只要一停药,林老太太就会久咳不止,严重的情况下,还会咳血。</p>这种药不但致瘾,长期服用的话,还会给身体带来亏损。</p>林老太太已经喝了十几年。</p>几乎可以想象,她的身体已经亏损成什么样了。</p>叶灼微微蹙眉,她一开始只是怀疑冯倩华给林老太太送的养生汤有问题,没想到,这养生汤居然真的有问题!</p>一次性下了三种有毒的药,这冯倩华的心可真是够狠的!</p>林老太太平时对冯倩华母女比亲人还亲,换成其他人,还真下不了手。</p>也不知林老太太在知道这件事以后,是什么反应。</p>叶灼将化验结果收起来,抬头看向顾德柠,“德柠姐,真是谢谢你了。”</p>“叶小姐,您太客气了。”顾德柠笑着道:“那如果没其他事的话,我就先回去了。”</p>叶灼接着道:“跟我去家里喝杯茶再走吧。”</p>顾德柠摇摇头,笑着道:“我还有点小事,就不进去了,改天再来打扰你。”</p>“那行,”叶灼微微点头,“德柠姐,你路上开车小心。”</p>“嗯,我会的,叶小姐再见。”顾德柠朝叶灼挥挥手。</p>目送顾德柠上了车,叶灼才转身回去。</p>回到卧室,叶灼便开始准备行礼。</p>她打算回云京一趟。</p>晚上的时候,叶舒回来了。</p>叶灼给叶舒倒了杯水,“妈,我准备最近回云京一趟。”</p>回云京?</p>叶舒接过杯子,微微蹙眉,“不是说好了正月再回去的吗?”</p>叶灼道:“我这趟回去是有点事情要处理。”养生汤的化验结果已经出来了,叶灼这趟回去,主要是去处理许兰月的事情。</p>毕竟,许兰月是给张嫂和冯倩华提供所有便利的人。</p>许兰月还很有可能就是把她和穆有容掉包的那个人。</p>这所有的一切都和许兰月有着牵扯不断的联系。</p>她得找到许兰月,当着和张嫂和冯倩华母女的面,把这些事一件件一桩桩的全部弄清楚,让这几个人为自己的行为付出相应的代价!</p>做了坏事还想逍遥法外?</p>不可能!</p>叶舒知道叶灼有自己的小秘密,她就没问到底是怎么回事,只是叶灼一个人回去,叶舒有些不放心,“要不妈跟你一起回去吧。”</p>叶灼笑着道:“不用这么麻烦,您现在也挺忙的,餐厅那边根本离不开人。再说,您回去也帮不上什么忙,我自己回去就行!”</p>年底了,这段时间,叶舒的餐馆非常忙。</p>语落,叶灼接着道:“而且我又不是第一次出远门了,难道您还不放心吗?”</p>叶舒接着道:“灼灼,那你哪天回去?”</p>叶灼道:“我明天去学校那边说一声,大概后天回去。”</p>叶舒点点头,接着道:“那我准备点京城的土特产,你去莎莎家一趟,顺便代我替你莲姨和林叔问好。”</p>“好的。”</p>第二天,叶灼去学校跟辅导员请假。</p>叶灼平时表现非常好,就算请假也不会挂科,而且这人又是科技界的博士,是京城大学的门面,所以辅导员很愉快的就批了叶灼的请假条。</p>“谢谢您。”叶灼双手接过辅导员递过来的请假条。</p>“应该的。”在叶灼面前,辅导员反而有些拘谨。</p>毕竟这人来上学只是走个过场而已。</p>自从知道叶灼在科技界的地位之后,辅导员就没敢拿叶灼当学生看了。</p>偏偏,叶灼还没什么架子。</p>就算她在科技界已经有了一番作为,她也没有表现出高高在上的样子,在老师和同学们面前非常谦逊。</p>所以,辅导员一直都非常欣赏叶灼。</p>刚从办公室出来,叶灼就接到了岑少卿的电话,“喂。”</p>“领导,你在学校吗?”岑少卿的声音从手机那头传来。</p>“在。”</p>岑少卿接着道:“我在西门等你。”</p>“好的,我马上过来。”</p>挂了电话,叶灼往西门走去。</p>刚走到西门,就看到一身素衣长衫的岑少卿倚在车门前,手里还捏着一串鲜红的佛珠。</p>他五官出挑,身姿修长,就这么倚在车门前,本是很随意的动作,却给人一种无法企及的霸者气场,不知道要甩时下的小鲜肉男星多少条街。</p>惹得过往的学生均向他投来注目礼,小声议论着,有些女生想上前要个微信,但是那人的气场太强大了,她们根本没勇气过去。</p>“你们说这种极品男人,得什么样的女人才配得上啊?”</p>“当然是只有天仙才能配得上了!”</p>“那可说不定,我觉得他肯定是在等我们学校的女生!”</p>“你怎么就知道是个女生呢?万一人家在等他的好兄弟呢?”</p>就在这时,一道高挑纤细的身影朝这边走来,气质出尘,眉眼清隽如画。</p>人群中顿时安静。</p>原本大家还在觉得,这样的极品男人究竟是什么样的天仙才能配得上他?</p>直至叶灼的出现,才让大家心服口服。</p>这两人站在一起,一个帅,一个美,势均力敌,就算什么都不做,就足以让人震惊不已。</p>叶灼直接走到岑少卿面前,“你什么时候来的?”</p>“刚到。”岑少卿拉住叶灼的手,微微弯腰,将头靠在叶灼的肩膀上。</p>“怎么了?”</p>“有点累。”岑少卿伸手揽住她的腰,将她往怀里带了带,“别动,让我抱会儿。”</p>她身上有着一股近似幽兰般的清冽气息,闻起来非常舒适,能让人瞬间放下所有的疲惫,岑少卿深深的吸了一口气。</p>约摸一分钟后,岑少卿才松开她,“咱们先去吃饭?”</p>“行。”叶灼微微点头。</p>岑少卿绕到另一边给叶灼拉开车门。</p>叶灼坐进车内。</p>转眼间,豪车就消失在学校门口,扬起一阵灰尘。</p>“卧槽!刚刚那个是校花吗?”</p>“好像是!”</p>“所以,那个男的是校花的男朋友?简直是配一脸!”</p>“是啊是啊!我也感觉他们好配!”</p>冯纤纤从门口处走出来,看到这一幕时,嫉妒得五官都扭曲了。</p>凭什么?</p>叶灼到底凭什么?</p>岑少卿是她的!</p>被嫉妒的人也应该是她!</p>如果不是叶灼横插一脚的话,岑少卿现在是她男朋友!</p>叶灼!</p>都怪叶灼!</p>叶灼就是个贱人!</p>跟她那个妈一样,专门抢别人的男朋友,不要脸!</p>好半晌。</p>冯纤纤才反应过来,转身离开。</p>另一边,豪车停在一家会员制餐厅前。</p>岑少卿是这里的常客了,经理恭敬的将两人迎进去,一边走着,一边打量着岑少卿身边的叶灼。</p>心里非常震惊。</p>认识岑少卿这么长时间,他还从没见过岑少卿带女伴来这里。</p>这是第一次。</p>难道这个女孩儿是岑五爷家的亲戚?</p>两人来到包厢里坐下,经理压住心里的疑惑,接着道:“五爷,还是按照老规矩上菜吗?”因为岑少卿吃素,所以餐厅主厨就专门给岑少卿定制了全素的专属菜品。</p>岑少卿将佛珠放在桌子上,抬眸看向叶灼,“你想吃什么?”</p>叶灼转头看向经理,“今天主厨的推荐菜什么?”</p>经理递给叶灼一个平板,“这些都是主厨推荐菜。”</p>叶灼接过平板,低眸选了自己想要吃的菜,然后又将菜单递给岑少卿,“我选好了,你想吃什么?”</p>“跟你一样。”</p>“那我就再加两个菜?”</p>岑少卿微微颔首,“你看着点就行。”</p>叶灼又加了一份西冷牛排和煎鹅肝,转头看向经理,将平板电脑递给他,“就这些吧。”</p>见到这一幕。</p>经理还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p>叶灼选的几乎都是荤菜。</p>可岑五爷爷不是吃素吗?</p>天哪!</p>这个世界也太玄幻了吧!</p>如果不是亲眼所见的话,经理根本不会相信这是真的!</p>岑少卿吃素吃了二十多年,谁能想到他会为了一个女人破戒?</p>原本经理还以为叶灼就是岑少卿家的亲戚。</p>现在看来。</p>事情远不止这么简单。</p>如果这两人真是亲戚的话,岑少卿会轻易破戒?</p>看来,这个号称是单身主义的岑五爷,距离真香定义不远了!</p>经理咽了咽喉咙,接过叶灼递过来的平板电脑,“请二位稍等片刻。”</p>餐厅的上菜速度很快。</p>三十分钟左右,菜就全部上齐了。</p>饭吃到一半,叶灼抬头看向岑少卿,接着道:“对了,我明天回云京。”</p>岑少卿拿纸巾擦了擦嘴巴,“怎么突然要回去?不是说在京城过年吗?”</p>“是在京城过年没错,”叶灼接着道:“我这趟回去有其他事情要处理。”</p>岑少卿微微颔首,“这次回去几天?”</p>叶灼接着道:“大概......一个星期左右吧,如果事情棘手的话,可能要多呆几天。”</p>岑少卿将捻着佛珠,微微思索了番,“我这段时间挺忙的,就不跟你一起回去了,你明天几点的飞机?”</p>“早上九点。”</p>岑少卿颔首,“机票已经订好了?”</p>“嗯。”叶灼喝了口沙棘汁。</p>岑少卿看了看手机,“早上九点我还有个会议要开,要不我让司机送你?”</p>“不用了,”叶灼接着道:“我们家有司机,而且我哥说了,他送我。”</p>岑少卿抓住叶灼的手,薄唇轻启,“灼灼,对不起。”</p>“对不起我什么?”叶灼莫名其妙的道。</p>岑少卿深邃的眼底全是愧疚,“身为你的男朋友,既不能送你去机场,又不能陪你一起回云京,灼灼,真的对不起!”</p>叶灼笑着道:“这有什么好对不起的?大家各有各的事情要忙,相互体谅就是。”如果岑少卿能陪她回去自然是最好的,但岑少卿没空,叶灼也不会多想。</p>情侣之间,最重要的就是相互体谅。</p>吃完饭后,岑少卿和叶灼去逛了逛附近的美食街。</p>叶灼非常喜欢逛美食街,更喜欢美食街上的特色小吃,别看美食街上都是路边摊,但味道却比高档餐厅的还要好。</p>岑少卿就站在她身旁,牵着她的手,只要微微低眸,就能看到她的眉眼。</p>这一瞬间,整颗心都被填满。</p>恨不得找根绳子把她拴在裤腰带上,时时刻刻都不分开。</p>“你要尝尝这个糖葫芦吗?”就在此时,叶灼将一串鲜红的糖葫芦递到岑少卿嘴边。</p>岑少卿先是愣了下,然后张嘴咬了口糖葫芦。</p>微酸中带着甜味。</p>口感非常好。</p>他是一个不喜欢甜食的人,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竟然也喜欢上了这种味道。</p>“味道这么样?”叶灼问道。</p>“很不错。”岑少卿微微颔首。</p>“再来一口?”</p>岑少卿张嘴又咬了口。</p>就在这时,叶灼的目光突然停在不远处,神色微凝。</p>“看什么呢?”</p>岑少卿疑惑的问道。</p>叶灼眯了眯眼睛,指着不远处道:“你看那个人像不像我四叔?”</p>岑少卿抬眸望去。</p>只见,不远处的摊位上,有一男一女正在吃东西。</p>男人约摸四十岁左右,穿着一身西装。</p>女人看上去跟他差不多大年纪,穿着一件白色的羽绒服,可能是头发上沾了什么东西,此时男人正站起来,帮她把头上的东西拿掉。</p>就这么看上去,显得有些亲昵。</p>“是四叔。”岑少卿接着道:“我们要不要上去打个招呼?”</p>叶灼犹豫了下,“还是不要了吧,我看四叔好像是在跟夏阿姨约会,我们就别过去当电灯泡了。”</p>“你认识那个阿姨?”岑少卿问道。</p>叶灼微微点头,“她就是我好朋友丽姿的妈妈。”</p>没错。</p>跟林清轩在一起的人正是夏小曼。</p>叶灼心里有些惊讶,上次她还在林清轩面前开玩笑,让他追求夏小曼,当时的林清轩是拒绝的,没想到两人居然发展的这么快!</p>闻言,岑少卿也有些惊讶,“那这事要是成了的话,你和你好朋友不就成亲戚了?”</p>“可以这么说。”叶灼微微点头。</p>岑少卿捻了下佛珠,“领导,你和你朋友谁大?”</p>叶灼想了下,“丽姿比我大半年。”</p>大了半年?</p>岑少卿:“......”得,这祖宗又给他添了个姐姐。</p>他还以为这次能翻身做回姐夫。</p>没想到还是妹夫......</p>叶灼拉着岑少卿的手往另一个方向走,“咱们去这边,要是四叔和夏阿姨看到我们,肯定会不好意思的。”</p>岑少卿跟上叶灼的脚步。</p>一直到下午四点多,岑少卿才依依不舍的送叶灼回去。</p>......</p>转眼就到了第二天早上。</p>吃过早饭之后,林泽开车送叶灼去机场。</p>将人送到机场之后,林泽微微蹙眉,“你男朋友知道你今天回云京吗?”</p>“知道啊。”叶灼微微点头。</p>闻言,林泽的眉头蹙得更深了,“知道都不来送你?”</p>叶灼笑着道:“他最近这段时间挺忙的,哥,你就别生气了。”</p>林泽道:“工作难道比女朋友还重要?”林泽从一开始就不看好岑少卿,此时叶灼回云京,岑少卿居然都不来送一下,这就让林泽更生气了。</p>觉得岑少卿没有一个做男朋友该有的觉悟。</p>现在还是恋爱期就这样,这要是结婚了,以后叶灼在他面前还有存在感?</p>叶灼接着道:“这不是都年底了吗?大家都挺忙的,哥,相互理解下。”</p>林泽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时间不早了,你快进去吧,别误机了。”</p>叶灼微微点头,“那哥我先进去了。”</p>“进去吧,到了地方记得给我打电话。”林泽目送着叶灼进了登机口,直至完全看不到叶灼的身影,他才转身离开。</p>叶灼订的是头等舱。</p>头等舱一排两个座位,一共八个座位,这会儿头等舱里除了叶灼之外,就没有别的旅客。</p>叶灼找到自己的座位坐下,找空姐要了个眼罩,眯着眼睛开始小憩。</p>也不知过了多久。</p>叶灼感觉自己的身侧好像多了个人。</p>并且,那人还朝自己伸出了爪子。</p>就在那只爪子快要伸到叶灼的脸颊边上时,叶灼迅速地反应过来,一个擒拿手过去,就把人扣在了座位上,膝盖顶在他的胸前。</p>整个动作一气呵成,不超过三秒钟就将人制服了。</p>“领导,是我。”</p>空气中响起一道低沉又熟悉的声音。</p>这是.....</p>岑少卿?</p>叶灼拉下眼罩,果不其然,被她压在身下的人就是岑少卿。</p>叶灼松开岑少卿,有些惊讶的道:“你不是说最近很忙吗?”</p>岑少卿嘴角微勾,“给你一个惊喜。”</p>叶灼笑着道:“没想到你还有这种浪漫细胞。”和岑少卿在一起这么久,岑少卿一直都是个一板一眼的人。</p>所以,当岑少卿说他今天很忙的时候,叶灼丝毫没有怀疑什么。</p>岑少卿就这么看着叶灼,“全仰仗领导调教得好。”</p>叶灼扫了眼空空荡荡的头等舱,“这里被你包舱了?”</p>岑少卿微微颔首,“嗯。”</p>......</p>四个小时后,飞机降落在云京机场。</p>岑少卿一手拉着行李箱,一手牵着叶灼,往机场外走去。</p>因为提前安排过,所以机场外早早的就有司机在等着。</p>上了车,岑少卿看向叶灼,“去酒店,还是去哪里?”</p>叶灼道:“去我家吧。”</p>这么长时间没回来,叶灼还挺挂念家里的。</p>“行。”岑少卿微微颔首。</p>车子一路疾驰着,很快就到了叶家所在的小区。</p>司机绕到后备箱处,将两人的行李箱拿出来。</p>岑少卿从司机手里接过行李箱,“你先打车回去吧,把车留在这里。”</p>“好的五爷。”司机点点头。</p>叶家虽然很长一段时间没人住,但因为周月莲会经常过来给家里的绿植浇水,所以家里并没有什么灰尘,和走的时候差不多。</p>阳台上的几盆绿植更是显得苍翠欲滴。</p>叶灼在三个房间里转了转,“岑少卿,要不你晚上就住我舅舅房间吧?”毕竟这人也是为了她才来云京的,叶灼也不能把他赶到酒店去住。</p>“好的。”岑少卿没想到还能有个意外的惊喜,掩藏住眼底的欣喜,将佛珠放到桌子上,“那我去收拾床铺。”</p>叶灼点点头,“床单被罩都在柜子里,临走之前我妈全部洗过的。”</p>“嗯。”</p>就在这时,叶灼突然想起来要给父母和林泽打电话。</p>叶灼首先打电话给林泽。</p>林泽那边很快就接了。</p>“哥。”</p>“灼灼,你已经到了?”</p>“嗯。”叶灼接着道:“对了,岑少卿也跟我一起来了。”</p>林泽对岑少卿的印象本来就不好,叶灼可不希望,这次再有什么误会。</p>“真的?”林泽微微蹙眉。</p>“当然是真的,你是我哥,我还能骗你吗?”</p>挂完电话,怕林泽不相信她,叶灼还特地站在房间门口拍了一张岑少卿正在叠被子的照片发到林泽的微信上。</p>林泽看着叶灼发过来的照片。</p>心里有些不是个滋味。</p>他刚认回来的妹妹,怎么就这么的让老狐狸给骗走了呢?</p>更扎心的是,叶灼在言语之间还那么维护岑少卿。</p>得知岑少卿不陪叶灼一起去云京的时候,林泽很生气。</p>现在看到岑少卿陪叶灼回去了,林泽反而更生气了。</p>云京这边。</p>收拾好床铺之后,叶灼点了个外卖,吃完饭后就带着岑少卿一起去林莎莎家。</p>岑少卿又另外买了些礼品带上。</p>半个小时后,两人出现在林莎莎家的门口。</p>岑少卿手里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叶灼屈指敲门。</p>很快,门就开了。</p>开门的人是周月莲。</p>看到叶灼,周月莲还以为自己出现幻觉了:“灼灼!?”</p>叶灼微微一笑,“莲姨。”</p>周月莲这才意识到不是幻觉,接着道:“灼灼你什么时候回来的的?”</p>叶灼笑着道:“我下午一点多钟的时候到家的。”</p>周月莲紧接着又问道:“那你爸妈和你舅舅还有你哥回来没?”周月莲虽然在云京,但叶舒早就通过微信把这件事告诉周月莲了。</p>叶灼摇摇头,“他们还在京城,暂时没跟我一起回来。”</p>“哦。”周月莲点点头,目光又落在岑少卿身上,“灼灼,这位是?”</p>岑少卿一看就不是什么普通人,难道他是叶灼在林家的亲戚?</p>周月莲心里有些疑惑。</p>毕竟在此之前,她从没见过岑少卿。</p>叶灼笑着给周月莲介绍,“莲姨,这是我男朋友岑少卿。”语落,又看向岑少卿,“这就是我跟你说过的莲姨。”</p>“莲姨,您叫我小岑就行。”岑少卿薄唇轻启,跟周月莲打招呼。</p>周月莲没想到叶灼都有男朋友了,眼底全是惊讶的神色,“灼灼,这是你在京城找的男朋友吗?”</p>叶灼接着道:“我和他在云京就认识了。”</p>周月莲这才反应过来,接着道:“灼灼,小岑,你们快进来!”</p>两人跟着周月莲往屋里走。</p>岑少卿将带来的礼品放在茶几上。</p>周玉莲责怪道:“灼灼!你能记得莲姨,过来看莲姨,莲姨就已经非常开心了!怎么还能浪费钱带礼物过来呢!”</p>叶灼笑着道:“这里面有一部分东西是我妈特地在京城给您买的特产。”语落,叶灼接着道:“对了,林叔和莎莎姐呢?”</p>周月莲一边泡茶一边道:“莎莎她爸这两天回老家了,莎莎去辅导班上课了,再有一个小时就回来了。”</p>“哦。”叶灼微微点头。</p>周月莲将泡好的茶端过来,“灼灼,小岑,喝茶。”</p>岑少卿立即双手接过茶杯,“谢谢莲姨。”</p>“不客气。”</p>周月莲又拉着叶灼问了很多关于叶舒和林家的问题。</p>这过程,岑少卿就坐在一旁聆听着。</p>一个小时后,林莎莎回来了。</p>看到叶灼,林莎莎也非常激动,一把抱住她,“灼灼,你回来怎么也不跟我说一声啊?”</p>叶灼笑着道:“这不是为了给你一个惊喜吗?对了,给你介绍下,这是我男朋友岑少卿。”</p>在上一次去京城的时候,林莎莎就觉得这两人肯定有戏,没想到这就在一起了。</p>简直是光速!</p>林莎莎看着岑少卿,嘴角含着笑意,“妹夫好!”</p>“莎莎姐。”虽然林莎莎比岑少卿小,但岑少卿也只能跟在叶灼身后叫姐姐。</p>将林莎莎已经回来了,周月莲站起来道:“莎莎,你在家陪灼灼和小岑,我出去买点菜。”</p>“行。”林莎莎点点头,“您快去吧。”</p>周月莲买了很多菜,除了鸡鸭鱼肉之外,还买了很多海鲜。</p>一顿饭吃得宾主尽欢。</p>晚上九点多,叶灼和岑少卿一起回去。</p>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和叶灼共处一个屋檐下了,但岑少卿还是有些激动。</p>第二日,叶灼便开始着手处理许兰月的事情。</p>许兰月目前已经退休了,每天除了跳跳广场舞之外,就是带孙子,日子过得非常安逸。</p>叶灼没有跟岑少卿隐瞒许兰月的事情。</p>闻言,岑少卿微微蹙眉,“这个人交给我来处理就好。”</p>叶灼微微摇头,“我知道你肯定能处理好,但是我更想自己亲手处理。”</p>“行,那我陪你。”</p>“嗯。”</p>叶灼和岑少卿到许兰月家的时候,许兰月正准备出去搓麻将。</p>看到叶灼和岑少卿,许兰月皱着眉道:“你们找谁?”</p>叶灼微微一笑,“找你。”</p>许兰月接着道:“我认识你吗?”</p>叶灼红唇轻启,“你不认识我没关系,我认识你就行了。我是叶灼,就是当年那个被你和你侄女掉包的那个叶灼。”</p>闻言,许兰月的脸色‘刷’的一下就白了。</p>本已经掩藏在内心深处的往事,又涌上心头。</p>但她还是极力的稳住自己的情绪,“你、你在说什么呢?我听不懂?”当年被自己掉包的那个孩子,在掉包之前冯倩华喂她吃过控制精神病的药哌泊噻嗪。</p>按理说,那个孩子现在应该是个傻子才是。</p>会这么伶俐?</p>不!</p>肯定是搞错了!</p>“听不懂没关系,我可以慢慢说给你听,一件件,一桩桩的帮你回忆。”叶灼接着道:“冯倩华现在每天给我奶奶送的养生汤,也是你提供的药方吧?”</p>“还有,你妹妹许兰英根本就没死,是你滥用职权给她开的死亡证明。”</p>许兰月额头上已经冷汗涔涔,“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p>许兰月没想到事情会有水落石出的一天。</p>更没想到,叶灼不仅没傻,反而找上门了!</p>现在。</p>她只能装作听不懂。</p>事情已经过去十九年了,就算是叶灼想查,也找不到证据。</p>叶灼微微一笑,“这么说你是不承认你做过这些事了?”</p>“没有!我什么都没做过!是你在血口喷人!”</p>叶灼也不生气,从背包里拿出一叠资料,摔在茶几上,“这些是你儿子挪用公款的证明,你觉得我要是把这些交给警察的话,你儿子会怎么样?”</p>在来找许兰月之前,叶灼就把所有的事情都查清楚了。</p>挪用公款?</p>许兰月眼底全是不可思议的神色。</p>她儿子从小就非常听话,成绩优异,还考了一所好大学,他怎么会挪用公款呢?</p>不!</p>不会的!</p>“你!你在撒谎!”</p>叶灼接着道:“是不是撒谎你回来问问你儿子就行了,东西先留你这儿,这个是我的电话号码,想清楚了就给我打电话!我只等你三天。”</p>许兰月一把抓起茶几上的文件,想直接撕掉。</p>叶灼嘴角微勾,“这种复印件我那里很多。”</p>许兰月的手突然顿住。</p>叶灼没有再理会许兰月,转眸看向岑少卿,“我们走吧。”</p>“嗯。”岑少卿微微颔首。</p>两人一同往门外走去。</p>接下来的三天,叶灼和岑少卿在云京游山玩水。</p>三天后的晚上,叶灼接到许兰月的电话。</p>电话那头的许兰月已经溃不成军了,“你到底想干什么?”</p>叶灼眉眼依旧,“想救你儿子的话,就按照我说的来做。”</p>十分钟后,叶灼挂了电话。</p>岑少卿端着切好的水果走过来,“今天刚买的凤梨,你尝尝甜不甜。”</p>叶灼尝了一块,“还行,对了,咱们后天回去。”</p>“这么快?”岑少卿还没好好享受这几天的二人世界。</p>叶灼笑看岑少卿,“咱们都来了五天了,后天就是第六天了。”如果不是许兰月那边后天才能离开的话,叶灼想明天早上就回去。</p>“都来了这么多天了吗?”岑少卿捏着佛珠的手一顿。</p>叶灼微微点头,“你以为呢?”</p>......</p>第三天,叶灼和岑少卿登上回京城的飞机。</p>冯倩华依旧每天都过来给林老太太送汤。</p>林老太太非常感动,拉着冯倩华的手道:“倩华啊,还是你有孝心!19年了,是我对不住你们母女!”这么多年了,她都没能给着母女俩一个正式的名分。</p>没给她们名分就算了,反而还让叶灼把冯纤纤的男朋友抢走了。</p>每每想到这些,林老太太就愧疚得不行。</p>冯倩华笑着道:“孝敬您是应该的!您可千万不要有心理压力。”</p>林老太太抓着冯倩华的手,“倩华你放心,我一定会让叶灼把少卿还给纤纤的。”</p>冯倩华苦笑一声,“纤纤那丫头的性格随我,一旦认定什么,就不会更改主意......”</p>冯倩华等了林锦城19年,可不能让冯纤纤走了冯倩华的老路。</p>闻言,林老太太心头一跳,回头看向张嫂,“张嫂,我听说叶灼已经回来了,你去把她给我叫过来!”</p>“不用去叫,我来了。”一道清浅的声音从外至内。</p>林老太太抬头一看,只见是叶灼来了。</p>来的不光有叶灼,还有叶舒和林锦城,以及林泽。</p>一家四口,一个不少。</p>林老太太微微皱眉,“你们来了正好!我刚好有话要跟你们说!赶紧让叶灼跟少卿分手!她这个做姐姐的,就不能让着点妹妹?明明知道纤纤喜欢少卿,还非得插一脚!她不害臊,我这个做奶奶都替她臊的慌!”</p>“奶奶,无关紧要的事情等会儿再说,我有个客人想见您,希望您见过这个客人之后,还能待冯阿姨如同亲生女儿一般。”语落,叶灼抬眸看向冯倩华和张嫂,“说起来,这位客人和二位还有些渊源。”</p>------题外话------</p>小仙女们大家早上好鸭~</p>明天见鸭~</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