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灼灼?”林清轩抬头看向叶灼,眼底全是惊讶的神色,“你、你在说什么?”</p>他没想到叶灼会突然出现。</p>更没想到叶灼会突然说出这么一句话。</p>林锦城也有些懵。</p>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p>不孕的人不一直都是赵书宁吗?为什么叶灼说,是林清轩给赵书宁背了黑锅?</p>难道,这中间还有什么隐情不成?</p>叶灼很一字一顿的开口,“四叔,不孕的人是赵书宁,这件事跟您没有任何关系。”</p>林清轩就这么看着叶灼,眼底全是不可思议的神色,脑海里空白的一片,往后倒退了几步。</p>叶灼说不孕的人是赵书宁?</p>这怎么可能呢?一秒记住http://</p>他们明明去医院检查过的。</p>整整查了三次。</p>三次都是同样的结果!</p>不会的。</p>赵书宁怎么会骗他呢?</p>林锦城皱着眉,“灼灼,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说清楚一点。”</p>叶灼看向林锦城,“爸,事情是这样的。二十一年前,赵书宁嫁给四叔之后,因为久久不孕就去医院检查,结果被检查出宫寒导致的不孕,害怕四叔因为不孕跟她离婚,所以,她便买通医生,把不孕的帽子扣在了四叔的头上。”</p>“这些年来,虽然赵书宁一直对外公布是她不孕,其实在内地里,四叔一直以为不孕的人是他,因为对赵书宁心怀愧疚,所以四叔才对她百般容忍。”</p>其实岑少卿把这件事告诉叶灼的时候,叶灼也非常惊讶。</p>她一直都知道是赵书宁不孕。</p>但她没想到,赵书宁居然把不孕的人变成了林清轩。</p>让林清轩一直活在对她的愧疚之中。</p>也因为这样,林清轩才那么怕她。</p>不过从另一个角度也可以看得出来,林清轩是个不可多得的好男人。</p>2年了。</p>但凡林清轩有二心,在外面养个人,这件事就瞒不住了。</p>同样,这也是赵书宁最担心的地方,所以赵书宁才会那么敏感,甚至不允许林清轩跟异性多说一句话。</p>因为林清轩一旦出轨,就很可能会整个私生子出来。</p>到时候,她不孕的消息也会被公之于众。</p>林锦城都愣住了,好半晌才反应过来,转头看向林清轩,眼底全是不敢置信,“四哥,是这样的吗?”</p>他哪里能想到,一件不孕的事,还能牵扯出这么多事来。</p>如果真是这样的话。</p>那赵书宁也太可怕了。</p>居然将自己的错误,强加到林清轩身上,骗了林清轩这么多年。</p>林清轩的脸上说不出个什么表情,“其实灼灼说错了,不孕的人就是我,是书宁在替我背黑锅......这件事跟书宁没有任何关系,我对不起书宁,我没能给她个孩子......”</p>说到最后,林清轩的眼眶都红了。</p>林清轩很相信赵书宁。</p>赵书宁怎么会骗她呢?</p>不会的!</p>虽然赵书宁在别的地方有缺陷,但不能否认,她就是个好女人,如果她不是好女人的话,就不会替他</p>身为女人,谁不想要个孩子?</p>赵书宁变成现在这样,林清轩可以理解,他心疼她这些年来的付出。</p>因为理解,所以才百般容忍。</p>叶灼微微蹙眉。</p>看来她这个四叔还真是个痴情的人。</p>都这种时候了,还对赵书宁深信不疑。</p>可惜。</p>赵书宁根本配不上这份深情。</p>如果赵书宁是个好女人的话,就算她不会生,好好跟林清轩过日子,林清轩也不会做出离婚的事情。</p>叶灼抬眸看向林清轩,“四叔,不孕的人真不是您!您一直都在为赵书宁背黑锅!事实胜于雄辩,如果您不相信我的话,可以瞒着赵书宁去医院检查下,医生会告诉您准确的答案!”</p>听到这句话,林清轩往后倒退了几步。</p>林锦城及时地扶住林清轩,“四哥我明天陪你一起去!到时候就说你陪我去医院复查!”</p>林清轩没说话。</p>一时半会儿的,他有些缓不过来。</p>叶灼抬眸看向林锦城,“爸,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的,您好好劝劝四叔,我先回房了。”这种场合,她一个小辈呆在这里也不合适。</p>林锦城点点头,“你快回去休息吧。”</p>叶灼走后,凉亭里就剩下林锦城和林清轩这兄弟二人。</p>“四哥?”</p>林清轩回头看向林锦城,“锦城,我和书宁夫妻二十一年,你觉得她会骗我吗?”</p>林锦城叹了口气,“四哥,如果这件事真的像灼灼说的那样的话,你准备怎么办?”</p>“不会的,书宁她不会骗我。”</p>林锦城接着道:“是不是骗你的,明天去医院就知道了。”</p>林清轩的声音有些抖,“我、我可以不去医院吗?”他和赵书宁结婚2年,如果现在去医院检查的话,岂不是辜负了赵书宁这些年来的付出?</p>两口子过日子,不就建立在互相信任之上吗?</p>万一检查结果出来,还是他的问题,岂不是对赵书宁不公平。</p>林清轩不想让赵书宁失望。</p>更不想在精神上背叛赵书宁。</p>毕竟,赵书宁为他付出了太多。</p>如果还是他的问题的话,让他怎么面对赵书宁?</p>“四哥!”林锦城皱眉,“这是人生中的大事,你必须去!”</p>如果不知道这里面的隐情也就算了,现在他已经知道了里面的隐情,就一定要带着林清轩去查个清楚!</p>还林清轩一个公道。</p>林清轩深吸一口气。</p>见他这样,林锦城的语调软了几分,“四哥,去医院重新检查这是对你自己负责!也是对四嫂负责!所以你必须去!你不是一直都想要个属于自己的孩子吗?万一真的是四嫂在骗你呢?”</p>骗?</p>赵书宁真的会骗他吗?</p>“我、”林清轩感觉头有些晕,“我想一个人静静。”</p>林锦城叹了口气,“我陪你。”</p>两兄弟一直在凉亭里呆到下半夜,这才回到彼此的房间。</p>林清轩刚推开房门,一个玻璃杯就飞了过来。</p>林清轩下意识的一闪,玻璃杯摔在地上。</p>砰!</p>碎片四散。</p>“林清轩!大晚上的不睡觉,你去哪儿了?”赵书宁满脸狰狞的出现在林清轩面前,“我问你!你是不是出夜会小情人了!”</p>赵书宁不能接受林清轩在外面有别的女人。</p>此生此世,除了她之外,谁也别想接近林清轩!</p>一想到林清轩居然背着她偷偷摸摸的出门,赵书宁就怒不可遏。</p>大半夜的出门能有什么好事?</p>林清轩解释道:“没有,我跟锦城在楼下说了会儿话。”</p>“说话?有什么话不能白天说,非得在晚上说?”赵书宁有些控制不住自己,抬手在林清轩的脸上就是一个巴掌,“林清轩!你骗鬼呢!”</p>林清轩的脑袋被这一巴掌打的有些木,耳边嗡嗡的,“书宁,我从来都没有什么小情人,我真的是在花园里跟锦城聊天。”</p>赵书宁眯着眼睛,“林清轩!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你不就是羡慕林锦城有一对双胞胎吗?可你自己不能生,你能怪我吗?你以为我不想要个孩子吗?你自己不能生,难道还要把问题怪到我头上来吗?”</p>“书宁,”林清轩擦了下嘴角的血迹,“我知道这是我自己的问题,我从来都没有怪过你。”</p>林清轩不明白自己得卑微成什么样,赵书宁才能满意。</p>为了不让赵书宁担心,在赵书宁的眼皮子底下,他从不跟异性说话。</p>晚上9点钟之前到家。</p>每天的行程要汇报。</p>还要负责给赵书宁洗衣服......</p>可能是因为心里有鬼的原因,赵书宁从来都不敢相信林清轩的话,林清轩越是解释,她越觉得林清轩不正常。</p>这种情绪是控制不住的。</p>“你没有怪过我?你没有怪过我,为什么要背着我偷偷摸摸的出门?我知道,我现在老了,皮肤也松弛了,比不上某些狐狸精了!可我是从一开始就是这样的吗?我赵书宁在跟你的时候,也是一个如花似玉的小姑娘!是你硬生生的把我逼成这样的!”</p>说到这里,赵书宁哽咽着道:“你让我失去了做母亲的权利,现在我人老珠黄了,过了生育的最佳年龄了,你就想抛弃我?没门!”</p>林清轩就这么看着赵书宁,像是第一次让认识她一样。</p>赵书宁一直都是这么敏感,无论他说什么,她都能想到生孩子上去。</p>真的是他不能生吗?</p>林清轩的脑海中突然想起叶灼的话,又看看赵书宁的脸,他心里突然有些动摇。</p>或许。</p>他真的应该去医院检查下了。</p>林清轩叹了口气,“书宁,我从来都没想过要抛弃你,你打也打过了,骂也骂过了,我可以进屋了吗?”</p>赵书宁还是觉得不满意,“先跪两个小时反省下!然后今天晚上你睡沙发!”</p>“好。”</p>赵书宁搓衣板从洗手间拿出来。</p>像林清轩这种人,就应该给点苦头给他吃吃,要不然,他下次肯定还会再犯!</p>......</p>林锦城回房的时候,叶舒已经睡着了。</p>她现在睡眠浅,林锦城特地放轻了脚步,但还是吵醒了叶舒。</p>叶舒下意识的从床上坐起来,拿起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一看都过2点了,有些惊讶的道:“你跟四哥聊到现在吗?”</p>林锦城拿着换洗的睡衣,看着睡眼朦胧的叶舒,一时间有些微怔。</p>在她将醒未醒之间,他仿佛看到了十九年前的她。</p>叶舒长得很漂亮。</p>很标准的鹅蛋脸,丹凤眼,皮肤很白,要不然,当年二十岁的林锦城也不会对她一见钟情,甚至为了她可以抛弃一切。</p>经过岁月的洗礼,如今三十九岁的叶舒,更是多了些风韵。</p>须臾,林锦城才反应过来,“阿舒,不好意思,我弄醒你了。”</p>“没事,”叶舒拉了拉真丝被子,“四哥的问题解决了吗?”</p>林锦城道:“灼灼跟你说了没?”</p>“说什么?”叶舒疑惑的道。</p>林锦城接着说出了赵书宁不孕背后的事情,“......我打算明天早上陪四哥去医院一趟。”</p>闻言,叶舒也非常惊讶。</p>她原本以为只是赵书宁不孕而已,没想到内里还有这么多弯弯道道。</p>如果事情真是这样的话,那赵书宁就有些自私了。</p>不孕不是她的错。</p>可把不孕强加在林清轩头上,让林清轩愧疚了二十多年,那就是她的错了。</p>不过目前叶舒也不能对赵书宁做出什么评论,毕竟检查结果还没出来。</p>“好,那你洗完澡早点休息。”</p>“嗯。”林锦城微微颔首,“你也早点休息。”</p>叶舒掀开被子,双脚还没落地,一杯水就递到她面前,“喝水吧。”</p>叶舒意外地抬眸,“谢谢。”</p>林锦城的眸子里映出几分苦涩的神色,稍纵即逝,“阿舒,我们之间不用这么生疏。”</p>“嗯。”叶舒接过水。</p>林锦城没有再多说些什么,拿着睡衣去卫生间了。</p>不一会儿,空气中便传来稀里哗啦的水声。</p>等林锦城再次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叶舒已经睡下了。</p>她还是和年轻的时候一样。</p>睡觉的时候喜欢把头蒙在里面。</p>林锦城在床边站了会儿,这才回到沙发上,他虽然算不上什么正人君子,但是他答应过叶舒,就不会出尔反尔。</p>在叶舒没有彻底打开心结之前,他便不会碰她。</p>这个晚上,叶舒做了一个很长的梦。</p>梦里,她又回到了十九岁那年。</p>年少的她和林锦城互许誓言,浓情蜜意......</p>这一夜,有人好眠,有人无眠。</p>很快就到了第二天早上。</p>虽然昨天晚上林清轩并没有睡好,但今天早上他还是准时的起床了,洗漱好之后去跑步,然后回来吃早饭。</p>因为昨天晚上的事情,赵书宁一直拉着脸色。</p>林清轩有意讨好她,给她夹了个春卷,“书宁,我记得你最喜欢吃的韭菜豆芽馅的春卷。”</p>啪——</p>春卷被扔到地上。</p>“我说我原谅你了吗?”</p>林清轩的神色有那么一瞬间的僵硬,但是也没有表现出来,捡起地上春卷,吹了吹,咬了一口,“浪费粮食不好,你不吃我吃。”</p>这个动作让屋里的佣人都楞了下。</p>别说林家了。</p>怕是连寻常人家都做不到把掉在地上的东西捡起来吃吧?</p>赵书宁皱着眉,将手里的筷子狠狠往桌子上一磕。</p>她不明白,为什么林清轩总要跟她对着干!</p>掉在地上的东西还捡起来吃,他不嫌恶心,可她嫌!</p>掉价。</p>实在是太掉价了!</p>就在这时,屋外传来脚步声。</p>“四哥,四嫂在吃饭呢?”</p>赵书宁斜眼一看,是林锦城,眼底含着怒气,“你怎么来了?”</p>林锦城笑着道:“我这腿最近几天有些不舒服,昨天晚上跟四哥约好了,让他今天陪我去医院看看。”</p>语落,林锦城又看向林清轩,“四哥,你不会这么快就把昨天晚上的事情忘了吧?”</p>其实此时的林锦城是有些慌的。</p>他怕林清轩和昨天晚上一样,怎么也不同意去医院。</p>“没忘,”林清轩抬头看向林锦城,“等我们吃完早饭,就陪你一起去。”</p>这2年来,他从没做过任何对不起赵书宁的事。</p>可这一次,他想做一次。</p>如果检查出来的结果,还是他的问题的话,那他就带着证明去赵书宁面前负荆请罪。</p>“好。”林锦城眼前一亮,立即道:“那我在东院等你。”</p>“嗯。”林清轩点点头。</p>赵书宁眯了眯眼睛。</p>她是有些不喜欢林清轩走的太近的。</p>俗话说,当局者迷,旁观者清。</p>她怕时间长了,林锦城总会察觉出什么。</p>毕竟。</p>林锦城是个少有的聪明人。</p>林清轩因为林老太太的话就放弃初恋,可林锦城不行。</p>可马上李一彪就要过来了。</p>这种时候,林锦城不在林家也好。</p>林锦城要是在家的话,肯定会多生事端的。</p>没想到,林清轩在无意间还促成了这件事。</p>赵书宁继续喝粥,估摸着李一彪也快来了,接着道:“既然你已经和约好了,那就快点去吧!别让锦城等太久了!”</p>林清轩点点头,“我知道的。”</p>吃完早饭,林清轩去东院找林锦城。</p>东院不比他们北院。</p>东院很热闹,气氛中透露着一股温馨。</p>此时,叶灼和林泽坐在院前的小木椅上,正在聊着什么,他们头顶上的木架上正盛开着五颜六色的蔷薇,鲜花氤氲着兄妹二人的笑脸,十八九岁的少年少女,颜色比鲜花还要娇艳,看到林清轩进来,叶灼和林泽赶紧站起来叫人。</p>“四叔。”</p>林清轩的脸上也不自觉的扬起微笑,“阿泽,灼灼。”</p>叶舒从里面走出来,“四哥来了,锦城正在里屋接电话,你先坐。”</p>“好。”林清轩点点头,弯腰坐在林泽和叶灼的对面。</p>叶舒端过来一杯茶。</p>“谢谢五弟妹。”</p>“四哥你太客气了。”</p>不一会儿,林锦城从里屋出来,“四哥,咱们走吧。”</p>“嗯。”林清轩从凳子上站起来。</p>“等一下。”边上的叶舒开口。</p>“怎么了?”林锦城回头。</p>叶舒走过来,双手搭在他的领带上,低眉认真的将有些乱的领带理好。</p>虽然只是一个很简单的小动作,可林锦城却愣住了。</p>呼吸紊乱。</p>心跳加快。</p>林清轩看到这一幕,突然有些羡慕林锦城。</p>他跟赵书宁好像从来都没有这么温情的时候。</p>很多时候。</p>赵书宁都在拿林清轩当佣人使唤。</p>她已经习惯了林清轩的付出,自然不会在为林清轩付出什么。</p>“好了,”叶舒松开领带,接着道:“路上注意安全。”</p>“嗯。”林锦城点点头,和林清轩一起离开。</p>黑色的宾利很快就消失在公路上。</p>......</p>另一边。</p>赵书宁也来到林老太太的院子。</p>林老太太刚起床,赵书宁便代替佣人的工作,伺候她刷牙洗脸。</p>看着尽心尽力的赵书宁,林老太太突然觉得有些愧疚,“书宁啊,这些年来,是我们林家对不起你。”同样都来自赵家,赵书宁又是林老太太亲自看上的儿媳妇,平时对赵书宁的偏爱本就多一点。</p>加上林锦城又不孕,这些年来,一直都是赵书宁一个人挡住了外面的那些流言蜚语。</p>这让林老太太就对她更加偏爱。</p>更何况,赵书宁还这么有孝心。</p>赵书宁一边帮林老太太擦脸,一边道:“妈,您在说什么呢?我从没有觉得咱们林家有哪里对不起我,都是一家人,您说这些就太生分了。”</p>林老太太叹了口气,“好孩子,委屈你了。”</p>同为女人,林老太太能理解赵书宁心里的苦。</p>所以,就算知道昨天晚上那件事,林老太太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p>赵书宁因为林清轩才不能生孩子,难道还不让赵书宁发泄下?</p>世界上可没有这样的理!</p>赵书宁又帮林老太太擦脸,“不委屈,能嫁到林家来,是我福分,我从未感觉到委屈。”</p>林老太太非常欣慰。</p>上了年纪的人,最听不得忤逆的话。</p>“对了,你跟李一彪约好的几点钟见面?”林老太太接着问道。</p>赵书宁道:“我们只是约好了今天早上见面,并没有约定好几点见面。”</p>林老太太点点头,“确定人能来就好。”</p>赵书宁扶着林老太太往餐厅走,“妈,您放心好了,他肯定会来的。”</p>餐厅里,饭菜已经摆在桌子上了。</p>林老太太的早餐非常讲究。</p>有清蒸水晶虾饺、煎鸡蛋、山药红枣糕、皮蛋瘦肉粥、云吞面......</p>林老太太坐下吃饭,“书宁,你也坐下一起吃。”</p>赵书宁笑着道:“我已经吃过了。”</p>语落,赵书宁又道:“妈,您说一会儿李一彪过来谈婚事,咱们把婚期订在什么时候好?”</p>“你觉得呢?”林老太太问。</p>赵书宁眯了眯眼睛,“俗话说快刀斩乱麻,在我看来,当然是越快越好!如果李一彪能看上叶灼的话,最好让李一彪先把叶灼领回去相处几天,这小两口要是在一起的话,总要培养培养感情的!”</p>到时候生米煮成熟饭,就算林锦城反对也没用了。</p>说到这里,赵书宁叹了口气,担忧的道:“就是不知道叶灼愿不愿意,毕竟李一彪年纪也那么大了。”</p>赵书宁恨叶灼。</p>她恨不得叶灼马上消失在她的眼前!</p>“她敢不同意!”林老太太将筷子往桌子上一磕,“我这个做奶奶决定好的了事情,可由不得她!”</p>林老太太觉得自己就是林家最权威的存在。</p>她容不得任何人忤逆她!</p>叶灼那个不听话的野丫头就更不行了!</p>赵书宁的嘴角勾起一丝笑意,接着道:“那这件事暂时不能让锦城知道了,按照他那个性子,他知道以后,肯定会跟咱们闹的。”</p>“嗯。”林老太太点点头。</p>......</p>于此同时。</p>医院。</p>站在医院门口,林清轩有些紧张。</p>他害怕还是同样的结果。</p>“四哥,咱们快进去吧。”</p>林清轩深吸一口气,“锦城,要不还是算了吧。”</p>他有些害怕面对结果。</p>林锦城拉住林清轩的手腕,“四哥,这回你必须给你自己一个交代。”</p>林清轩跟着林锦城一起往医院里走去。</p>挂了不孕不育科。</p>检查不孕不育有很多项目。</p>检查之后,还要等一个小时才能看到结果。</p>林清轩坐在等候区的蓝色塑料椅上,双眉紧皱,眼底全是不安。</p>“四哥,你别着急。”林锦城开口安慰他。</p>林清轩笑了下,“不着急。”</p>语落,林清轩拿出一根烟递给林锦城,“抽根烟?”</p>林锦城摇手拒绝。</p>“戒了?”林清轩有些惊讶。</p>要知道,以前的林锦城烟瘾可是很重的。</p>“嗯。”林锦城笑着道:“灼灼说抽烟对身体不好,所以就戒了,四哥,你也少抽点。”</p>林清轩道:“我都抽了十几年了,一时半会儿的哪里戒得掉?那我去外面抽,顺便出去透透气!”</p>“好的。”林锦城点点头。</p>林清轩拿着烟走到外面,站在台阶上,点燃了烟,刚吸了一口,却被人撞了下。</p>啪——</p>打火机和香烟盒全部掉在地上。</p>然后,一双手将掉在地上的东西捡起来,递到他面前。</p>“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这位先生你没事吧?”</p>林清轩抬头一看,只见撞到她的人是一个约摸三十来岁的女子,身穿香奈儿套装,打扮得非常精致,眉眼清秀,五官并不算太出众,可一双眼睛却格外有神。</p>林清轩刚想开口说没事,又想起赵书宁的话,接过她递过来的东西,摇摇头,表示自己没事,然后掐灭了烟,往医院里走去。</p>“妈,没事吧?”一个十八九岁的少女往这边跑过来。</p>“丽姿。”夏小曼回头看向跑过来的安丽姿,笑着道:“没事。”</p>安丽姿接着道:“那咱们快进去吧。”</p>母女俩往医院里走去。</p>夏小曼笑着道:“其实妈真的没事,就是有点咳嗽而已,用不着来医院的。”</p>“咳嗽可不是小事。”安丽姿搂着夏小曼的胳膊,“身体不舒服就应该及时来医院,千万不能把小毛病拖成了大毛病!”</p>她已经失去了父亲,余生,不能再让母亲出现任何差错。</p>林清轩不到五分钟就从外面回来了,让林锦城有些惊讶,“四哥,你怎么这么快回来了?”</p>“突然又不想抽烟了。”</p>林锦城点点头,并没有多问什么。</p>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p>很快就过去一个小时。</p>林锦城看了看腕表,“四哥,时间已经到了,咱们去周医生那吧。”</p>林清轩咽了咽喉咙,突然有些紧张,“锦城,要不你去吧,我在这儿等你。”</p>“一起去吧。”林锦城拉着林清轩站起来,“不管什么结果,咱们一起面对。”</p>林清轩深吸一口气,点点头。</p>两人来到周医生办公室。</p>看到林锦城和林清轩站起来,“林总,林先生,让二位久等了!二位请坐。”</p>林清轩紧张的不知道说什么,手心里裹着一层湿汗。</p>林锦城道:“周医生,我四哥的检查结果出来了吗?”</p>周医生点点头,拿出一份报告递到两人面前。</p>林清轩没有勇气接下。</p>他害怕面对一份不能生育的报告。</p>林锦城双手接过周医生递过来报告。</p>其实这一刻,林锦城也有些紧张。</p>他希望检查结果是林清轩一切正常。</p>他更希望,林清轩在接下来的人生里可以为自己而活。</p>像现在这样,因为惧怕赵书宁,动不动就是一巴掌算是怎么回事?</p>林锦城颤抖着手打开报告单。</p>一页一页的翻看着。</p>眼底全是不可思议。</p>林锦城虽然没有学医,也看不懂专业用语,但是他去能看得懂,每一页报告单的右下角处的六个字。</p>检测结果正常。</p>正常!</p>林锦城的心跳越来越快,眼看就剩下最后一页,他深吸一口气,往后翻了一页。</p>检测正常!</p>这一刻,林锦城几乎掩饰不住狂跳的心脏。</p>“锦、锦城?”林清轩看向林锦城,心都提到了嗓子眼。</p>虽然早就做好了是他不能生育的准备,可这一刻,林清轩依旧非常紧张,恐惧。</p>林锦城一把拥住林清轩,几乎是哽咽着出声,“四哥!”</p>看林锦城这样,林清轩呼出一口气,安慰林锦城,“锦城,你不用这样,其实我早就知道结果了。”</p>他早就知道是他不能生育。</p>将林清轩误会自己了,林锦城赶紧道:“四哥!你是正常的!不能生育的人是赵书宁,跟你没有半点关系!”</p>这一刻。</p>林清轩还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p>林锦城在说什么?</p>他说他是正常的?</p>他真的是正常的?</p>“四哥,你快看报告!”林锦城将报告塞到林清轩手里。</p>林清轩的脸上已经没有任何表情了,一页一页的翻看着报告,表情从不可思议转至震惊、最后是欣喜......</p>这一刻,林清轩什么都听不见了。</p>他的脑海中只有两个字。</p>正常!</p>他是正常人!</p>他有生育能力!</p>他不是不行。</p>周医生适时地站起来,“林总,林先生,恭喜二位。”</p>“谢谢周医生。”林锦城也站起来。</p>好半晌,林清轩才反应过来,就这么看着周医生,“确认检查结果没有问题吗?”</p>大喜之后,林清轩有些担忧。</p>万一是误诊怎么办?</p>林清轩不想经历过希望之后,又经历绝望。</p>周医生笑着道:“我们医院采用都是最先进的仪器,百分百不会出错!林先生您要是不相信的话,可以去其他医院再做一次检查。”</p>林清轩不敢相信这个结果,又拉着林锦城去其他医院重新做了一次检查。</p>检查结果还是一样的。</p>一切正常。</p>他没有任何问题。</p>连着跑了五家医院,林清轩这才彻底相信自己真的没有问题。</p>他没想到,这些年来,他一直生活在欺骗之中。</p>他那么相信赵书宁,可赵书宁却骗了他。</p>“锦城!”</p>人生第一次,林清轩像个孩子似的,抱着林锦城痛哭流涕。</p>林锦城也不知道怎么安慰他。</p>只好拍了拍林清轩的背。</p>好半晌,林锦城才道:“四哥,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p>林清轩情绪也渐渐稳定下来,“我打算好好跟她谈谈。”</p>林锦城点点头,“四哥你心里有数就好。”</p>另一边。</p>林家。</p>从早上点多。</p>李家那边半点动静都没有。</p>这下林老太太有些坐不住了,“书宁啊,这倩华都回去了,李一彪怎么还没来啊?他是不是不想来了?”</p>赵书宁有些着急,“妈,我打电话问问去。”</p>“行。”林老太太点点头。</p>赵书宁打电话给李家。</p>也不知电话那头说了什么,赵书宁的脸色一变。</p>好半晌,赵书宁才反应过来,转身往屋里走。</p>“书宁,李家那边怎么说的?”</p>赵书宁看着林老太太道:“李家出事了,李氏集团被查出偷税漏税,因为涉案金额比较大,李一彪现在已经被警方控制起来了。”</p>“什么?”林老太太皱眉。</p>她本想着把叶灼嫁给李一彪,好给叶舒一个下马威,怎么转眼间,李一彪就出事了呢?</p>赵书宁也觉得这件事有些奇怪。</p>李氏集团不是什么小门小户。</p>怎么会在一夜之间,说出事就出事呢?</p>难道,有人在针对李家?</p>这个人是谁?</p>赵书宁皱着眉。</p>难不成,整个人是叶灼?</p>可叶灼真有这么大的能耐吗?</p>还是说,林锦城已经知道这件事了?</p>可按照林锦城的势力,想要神不知鬼不觉的解决掉李家,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p>那到底是怎么回事呢?</p>赵书宁倒不是关心李一彪。</p>她关心的问题是,李一彪出事了,那谁来娶叶灼?</p>她好不容易才想到对付叶灼的办法的。</p>不行!</p>她不能就这么让叶灼躲过一劫。</p>赵书宁眯了眯眼睛,接着道:“妈,虽然李家没了,但我们还有其他家,我相信,总有适合叶灼的婆家。”</p>“那你觉得哪家合适?”一时半会儿的,林老太太还真想不到什么合适的人家。</p>赵书宁笑着道:“妈,您看我娘家的表侄子怎么样?”</p>赵书宁的确有个表侄子。</p>表侄子今年35岁,吃喝嫖赌样样俱全,结过一次婚,妻子因为忍受不了家暴,跟他离婚了。</p>从那以后,到现在还是单身。</p>这样的人,叶灼要是嫁过去的话,还不是死路一条?</p>林老太太疑惑的道:“你表侄子是谁?”</p>“赵壮志。”赵书宁接着道:“他爸叫赵浩博。”</p>这么一说,林老太太就有些印象了,“好好好!亲上加亲好!那就这样决定了!书宁,你抽空回娘家一趟,把这件事跟他们说说。”</p>林老太太本身就是赵家女,此时听说把叶灼嫁给赵家,自然是乐意的。</p>“妈,你们在说什么?”林清轩突然从门外走进来,“什么亲上加亲?”</p>林老太太没说话,眼神有些闪躲。</p>赵书宁看向林清轩,“我们在说把叶灼介绍给壮志的事情。”</p>“你说什么?”林清轩不可思议看向赵书宁。</p>赵书宁觉得今天的林清轩有些不太对劲,“你耳聋了吗?我说要把壮志介绍给叶灼!”</p>赵壮志?</p>林清轩瞬间怒不可遏,“赵壮志算个什么东西!他有什么资格娶我侄女?”</p>赵书宁拧眉,“林清轩!你知不知道你在跟谁说话?壮志怎么就配不上叶灼了!要说配不上,也是叶灼配不上壮志!能嫁到我们赵家来!不知道是她几辈子修来的福气!”</p>看着眼前五官接近狰狞的赵书宁,林清轩只觉得眼前这女人陌生极了。</p>她骗了他二十一年。</p>搅和的整个林家都鸡犬不宁。</p>之前在林老太太面前挑拨要给叶灼改名字,现在又想着把叶灼介绍给赵壮志。</p>林清轩脸上青筋暴起,眼底变得猩红不已。</p>赵书宁被这样的林清轩吓到了。</p>结婚整整二十一年,她还从来没见过这样的林清轩。</p>毕竟,平时的林清轩连句重话都不敢对她说,可今天,林清轩不但跟她顶嘴,还用这种表情看她。</p>林清轩这是怎么了?</p>难道今天在医院发生什么了?</p>赵书宁眯了眯眼睛。</p>林清轩双手握拳,浑身都在发抖,“赵书宁!你给我再说一遍!”</p>赵书宁冷哼一声,“林清轩!你长本事了是吧?现在都敢跟我顶嘴了!我再说一遍怎么了?就叶灼那样野丫头,壮志能看得上她就不错了!能嫁到我们赵家去,是她几辈子修来的福气!”</p>就在赵书宁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p>啪——</p>林清轩抬手,直接给了赵书宁一巴掌。</p>赵书宁懵了。</p>这一巴掌,林清轩可没有手下留情,她被扇倒在地上,脸上痛到直接失去知觉,嘴角沁出血迹。</p>左半边脸瞬间肿了起来,</p>林老太太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给吓了一跳。</p>要知道,在林家的几个儿媳妇之中,她最喜欢的就是赵书宁。</p>可今天!</p>林清轩居然当着她的面打赵书宁!</p>反了!</p>真是反了!</p>“清轩!你这是在干什么!”林老太太抬手给了林清轩一巴掌,然后去扶赵书宁,“书宁,你没事吧?”</p>好半晌,赵书宁才反应过来,抬头看向林清轩,歇斯底里的道:“林清轩!我为你甚至放弃了当母亲的权利,可你今天居然打我!你到底还是不是人!”</p>“我今天不但要打你!还要给我们林家清理门户!”林清轩看着赵书宁,一字一顿的道:“赵书宁,我要跟你离婚!”</p>其实林清轩一开始并没有想要跟赵书宁离婚,他打算跟赵书宁好好聊聊。</p>可现在,根本就没有再聊下去的必要。</p>只要有赵书宁在的一天,林家就不得安生。</p>所以,这个婚,必须离!</p>“你说什么?”赵书宁直接愣住了,她做梦也没想到有一天林清轩会跟她提出离婚。</p>难道林清轩在外面真的有人了?</p>那个人是谁?</p>不行!</p>她不能跟林清轩离婚,不能!</p>赵书宁克制住心里的恐惧,怒声道:“林清轩,你要跟我离婚是吧?你要是敢跟我离婚的话,我就把是你不行的事情,告诉所有人!让所有人都知道,是你林清轩不行!你不是个男人!”</p>告诉所有人?</p>听到这句话,林老太太的脸白了。</p>真把这件事闹得满城风雨的话,他们林家的脸要往哪里放?</p>“书宁,你放心!只要有我在,清轩是不会跟你离婚的!”语落,了林老太太又看向林清轩,“逆子!你还不快点过去给书宁道歉!让她原谅你!”</p>赵书宁为了林清轩主动背起了不能生育的黑锅。</p>林清轩现在提出离婚,这不是忘恩负义吗?</p>除了赵书宁之外,还有哪个女人能做到她这样?还有谁能在如花似玉的年纪放弃成为一个母亲?</p>说到最后,林老太太直接放出狠话,“你要是敢和书宁离婚的话,我们就断绝母子关系!”</p>林清轩低头看向林老太太,“妈,我们都被她骗了!被她骗了整整二十一年。其实,真正不能生育的人是她赵书宁!”</p>------题外话------</p>小仙女们大家早上好鸭~</p>也不知道是不是辣的吃太多了,最近有点上火,下巴上长了个痘痘好疼啊......</p>你们有去火的秘方没?</p>然后明天见鸭~</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