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古财帛动人心,周兴觉得自己会为金银动心是很正常的。

楚景夜没有评价他,转而问道:“你说高五带着面具?你以前可见过高五?他以前不带面具吗?”

周兴仔细想了想,有些不确定,"我在那之前并没有见过高五,不知道他带不带面具。"

“他带来了许多金银,要和我合作,继续从海外走私物品进来。”

“那个时候,高五身体似乎有些不好,说话还有些颠三倒四的感觉,但他直接将一百万两的银票抛在了我的桌子上,我....我就.....”

楚景夜冷哼,“一百万两,你就继续充当他们的保护伞?”

周兴摇头,“起初我真的抗拒过的,也坚决拒绝了他,只是....只是后来.....”

他的眼神闪烁了一下,到底是怎么踩入泥潭的,他其实已经记不太清楚了。

周兴急切的为自己辩解,“但是我和他提了条件的,我要求高家帮不再劫掠出海的渔民或者路过的商船。”

“高家帮真的只是和我合作走私货物,我让族里的侄子和高家帮合作,开设了一家商行,专门用来售卖海外的货物。

至于神仙膏,是后来...后来才开始引进来的。”

周兴的声音有些小,“起初我也没料到神仙膏有什么特别,在铺子里摆了好几个月也没什么人买,谁能想到后来会...会成这样。”

周兴沮丧的垂下了脑袋。

发现神仙膏竟然可以让人上瘾后,周兴也曾暗自心惊过,也曾犹豫过是否要禁止售卖,可神仙膏带来的利润实在太大了,大到整个周氏家族都动心了。

他根本没办法和整个家族抗衡。

“殿下,我真的试图努力过。”周兴徒劳无功的喃喃自语。

楚景夜没再说话,示意大河将人拖了下去,转头叫了程青松进来,询问去海花岛的探子探听的状况。

.......

四明别院,在程岚最开始的震慑下,所有人都按部就班的开始了治疗。

每日吃了早饭,程岚会让春风和春山两人将病人们带出来,轮流训练,增强他们的体质。

中午午睡过起来,程岚会让春风和春山领着人分配任务,领着他们在别院四处开荒。

别院荒置太久,整个别院里除了树,其余的全是杂草。

程岚估摸着这些人在别院里至少需要待大半年的时间,索性让他们将荒废的地都整理出来,有的地方种上花草,有的地上则准备种植一些蔬菜。

“这样过上两个多月,我们就不用出去采买蔬菜了,庄子里的菜就能够自给自足了。”程岚笑眯眯的道。

赵大夫祖孙俩听说要开荒,也跑过来观看。

赵大夫自从安装了假肢后,每日在庄子里四处巡查,热心的不得了。

如此过了两日,到了第三日,程岚所负责的重度患者的院子里开始陆续有人犯瘾了。

最开始犯的人是那日领头闹事的大汉,早晨起来就一直打哈欠,鼻涕眼泪直流。

到了吃饭的时候,他就开始发抖,整个人抖的碗抖拿不稳,摔在了地上。

“给我神仙膏,给我神仙膏。”

他喃喃着,突然间暴起向程岚冲了过去,扑通跪在了地上。

“夫人,求求你,给我神仙膏,给我一点就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